1)62、修改chapter 63_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程迦别过头去,见一个黑人小伙子红了眼眶。她想到了尼玛,走过去问:“小象救得活么?”

  小伙子用蹩脚的英语说:“存活率不高,他们很多会不吃不喝,惨叫,撞笼子,撞墙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想妈妈呀。”

  大象是有感情的,亲人朋友的缺失会让他们患上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症。

  世界各地的大象孤儿院数不胜数,少部分帮助小象走出心理阴影,大部分把它们当作吸引游客的招财树。

  小象被关进笼子里,垂头趴着,没什么生气。

  它很快被带走,一行人开始戴手套穿鞋套,搬出工具,像对待犯罪现场一样检测脚印,纤维,弹壳,子弹。

  程迦这才明白彭野此行的目的。

  克鲁格不仅最早把盗猎列为犯罪,还在这一层面上往前迈了一大步。他们把每一次杀戮视为谋杀和犯罪现场,提取弹道和犯罪者遗留的诸如脚印指纹衣服纤维毛发皮脂等信息,列入数据库;同时把被害动物的dna等生物信息也保存起来。

  这样,有朝一日,追回丢失的象牙和犀牛角,就能知道这是哪头大象和犀牛身上的;

  有朝一日,抓到盗猎分子,就能找到是哪杆枪进行杀戮,哪个人开了枪。

  即使不是现场抓获,这些犯罪证据也能将罪犯送入审判庭。

  他们把动物当人对待。

  而可可西里保护区目前并没有这一举措。

  所以彭野来了。

  现场取证完毕后,一行人往回走。走到半路,前方出现骚动,摩根立刻警惕对弟兄们示意。来了盗猎者。

  一瞬间,荷枪实弹的队员们迅速发动攻击。

  彭野飞扑过来将程迦摁在身下。两人趴在草丛里,看见子弹乱飞。几声枪响,一位队员直接爆了对方的头。对其他盗猎者也毫不手软,根本不避开关键部位。直到对方缴械投降。

  战斗迅速结束。

  摩根的队员们把盗猎者绑起来,彭野说:“你们比我们那儿狠。”

  摩根说:“对他们手软,他们还会再来。”

  彭野点点头,若有所思。

  一天的考察结束,往回走时,彭野仍和摩根讨论着。

  程迦在拍照的间隙,偶尔会看他,他一身迷彩服,背影高大,英气十足。他认真说话时会习惯性地微微皱眉,侧脸棱廓分明。

  他也不知怎么,在说话的间隙会时不时回头瞄一眼,看看她,神色不变,又转头继续说话。

  往回走的路上,程迦想了很多。这段时间以来,她的内心是平静的。

  以前,她一直是个进攻者。冷漠疏离的外表是她进攻的武器。她想创造自己的世界,走自己的节奏,过上随心所欲的刺激的生活。

  可渐渐,她从彭野身上看到了一种不一样的力量,防守的力量。

  看似枯燥,寂寞,平庸,却是责任,决心,和坚守。

  她想,她应该学他,做一个防守者

  请收藏:https://m.9b5.net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